? 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 - 愛美網
當前位置:愛美網 » 互聯網 » 娛樂全知道 » 文章詳細

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

來源:網絡 瀏覽:49843次 時間:2020-09-13

婦人正手里拿著叉竿放簾子,忽被一陣風將叉竿刮倒,婦人手擎不牢,不端不正卻打在那人頭上?!督鹌棵贰罚ǖ诙兀?/p>

1

惱人的秋風會把情緒吹得一去無蹤,暖人的春風卻不但會刮倒潘金蓮手中的叉竿,也會將身心吹得蠢蠢欲動。三月的風從來溫柔,如果金蓮那天中午多吃了一口飯,就有足夠的力氣抓牢叉竿;如果西門慶的步點踏得不是那么精準,就只會聽見叉竿墮地聲——但兩個如果都不存在,所以西門端正被打,繼而轉怒為笑,繼而成功求歡,繼而導致武大、王婆、自己和金蓮的死于非命。

但仔細深究一下,這春風吹得并不是那么偶然:萬事萬物都有緣由。叉竿之所以會打到西門,是因為金蓮要用它去放簾子;之所以要去放簾子,是因為丈夫武大身體力行先要這樣做。自從武松出差之后,他就早早放下簾子在家呆著。

……(武大)未晚便回來。歇了擔兒,便先去除了簾子,關上大門,卻來屋里坐的。那婦人看了這般,心內焦燥,罵道:“不識時濁物!我倒不曾見,日頭在半天里便把牢門關了,也吃鄰舍家笑話,說我家怎生禁鬼。聽信你兄弟說,空生著卵鳥嘴,也不怕別人笑恥!”武大道:“由他笑也罷,我兄弟說的是好話,省了多少是非?!北粙D人啐在臉上道:“呸!濁東西!你是個男子漢,自不做主,卻聽別人調遣!”武大搖手道:“由他,我兄弟說的是金石之語?!痹瓉砦渌扇ズ?,武大每日只是晏出早歸,到家便關門。那婦人氣生氣死,和他合了幾場氣。落后鬧慣了,自此婦人約莫武大歸來時分,先自去收簾子,關上大門。武大見了,心里自也暗喜,尋思道:“恁的卻不好?”(第二回)

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

金蓮之所以每天要先去放簾子,正是因為為了配合武大的節奏。如果武大不管簾子,金蓮也未必會去多此一舉。而武大之所以每天堅持雷打不動放簾子,是因為兄弟武松臨行前一再囑咐:

“歸家便下了簾子,早閉門,省了多少是非口舌?!保ǖ诙兀?/p>

所以每天放簾子的工作安排,倒是出自武松之口。要是武松不多這一句嘴,武大家的簾子就未必每天都成為工作重點,也就未必導致金蓮的叉竿被風刮倒在路人西門慶頭上。武松這么輕輕一句,武大的生命就隨著簾子放下而開始倒計時。

2

但武松的考慮也是事出有因。出差之前他搬出了武大家,正是因為嫂嫂潘金蓮大膽示愛,結果被堅持原則的他罵到狗血噴頭。武松仔細叮囑每天放簾子,正是為了防備嫂嫂紅杏出墻或引狼入室。雖然他想不到在這邊刻意關上一扇門的同時,反而無意間幫助那邊徐徐打開了一扇窗。

武松要是道德感不那么強呢?要是半推半就地從了嫂嫂呢?清河縣并不是沒有這樣的事?;镉嬳n道國的老婆王六兒先與小叔韓二私通,繼而又與西門慶勾上。韓道國雖然知道卻毫不顧忌,反而一起頭腦風暴要刮西門慶的油水。像王六兒這樣武松口中“沒人倫的豬狗”,不但在韓道國死后繼承了另一枚情夫何官人的家產、與韓二白頭偕老安度余生,“并且比西門慶生命中那些不如她這么毫不掩飾的女人都活得長久?!?/p>

所以試想要是武松從了金蓮,那武大雖然會戴綠帽,但一定不會死。不但武大不會亡,得償所望的金蓮也不會死,無緣跟金蓮勾搭的西門慶也不會死在金蓮身下,鄰居王婆也不會死在復仇的武松手里——然而大家最后都死得很慘,正因為武松不從。即便武松不從,武大要是真的聽話也不會死,他不死其他人都不會死。

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

武松叮囑他每天放簾子,他倒是執行力極強,但武松另外的話就成了耳旁風:

若是有人欺負你,不要和他爭執,待我回來,自和他理論。(第二回)

這句才是武松真正關鍵的金石良言,然而武大糾結于放簾子的細節,卻把大方針忘得干干凈凈。鄆哥一慫恿他去捉奸,他居然就去了,武松的叮囑成了左耳進右耳出。

武大為什么要捉奸?因為西門慶沒有給他帶來物質利益。之前張大戶把年輕漂亮的金蓮許配給武大,不但不要他出彩禮,反而又提供免費住房和賣炊餅的本錢。所以武大就算撞見張大戶“踅入房中與金蓮廝會”,也“不敢聲言”更遑論當場捉奸,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軟。而西門慶沒有給武大一點甜頭,屬于白吃白占,所以武大當然忿忿不平了。

可惜武大又實在太矮。哪怕再高個兩三公分,西門慶破門而出那一腳也未必就踢中心窩。武大要是不被踢得吐血臥床不起,還是能留著一條命等武松回來的,哪怕有王婆這樣下毒熟練的好鄰居。

3

王婆眼見著金蓮和武大搬來這條街當鄰居,眼見著叉竿被風吹上了西門慶的頭,又眼見著西門慶如蒼蠅一般在門前打轉。雖然西門慶戀奸情熱,雖然王婆為了貪財而定下十條挨光計,但王婆其實明白拉皮條成功與否,也還是要依賴不確定因素的。所以王干娘才提前跟西門慶講清楚:十個步驟有一步走偏,你都別想脫褲子。

1 金蓮若不肯幫我做衣服,此事便休了。

2 金蓮就算肯做,不到我這里來做,此事便休了。

3 她若見你一來起身就走,此事便休了。

4 你搭訕她她不回答,此事便休了。

5 一聽你要買酒菜酬謝她,她就離開,此事便休了。

6 我一出門她就起身回家,此事便休了。

7 酒菜買回來她不肯跟你同桌,此事便休了。

8 雖然上了桌但不肯吃酒,此事便休了。

9 我推說買酒去把門關上,她吃驚起身要走,此事便休了。

10 你假借撿筷子去捏一捏她腳,她若叫起來,此事便休了。

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

就算這十步都順風順水、進展得完美無缺,也還是可能發生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外。比如情濃之際,潘金蓮含羞道“奴家這幾天親戚來了”,那西門慶的熱嘴臉只能迎接當頭一盆冷水。又或王婆買的酒菜不干凈,西門慶褲子都脫了一半卻著急要先找馬桶,初見尚矜持的潘金蓮有沒有心情等他回來繼續,也是難講。

就算這些煞風景的事都沒發生,如果金蓮和西門任何一方覺得初戰不夠酣暢淋漓,那也只會是一次性糾葛,不會如膠似漆地彼此發展出要長相廝守的鴛夢來。像西門慶這樣久在風月場打轉的浪子,若是對金蓮的迷戀少半分,也不會在王婆提問“短做夫妻還是長做夫妻”時,堅定選擇“只要長做夫妻”了。

如果是短做夫妻,此事當然就到此為止,那武大就不會喪命、武松后來就沒理由砍人、西門慶的生藥鋪也可以節省下一包優質砒霜了。

4

事態不沿當前金瓶梅主線來發展的可能性,其實還有一堆。比如西門慶那天出來閑逛,是因為二房卓丟兒死了,他出來找狐朋狗友應伯爵散心。要是卓丟兒多活個三五天,或是找到了應伯爵,西門慶都未必會在那時走到金蓮的紫石街來。

再比如西門慶此前就聽聞他妾室李嬌兒的侄女、妓院的李桂姐出落得漂亮,早有心要買她的初夜。西門慶要是雷厲風行一些,就會在李桂姐那里滯留,即便邂逅了漂亮金蓮,也不會立即起意來猴急勾搭——再過一段時間來勾搭,武松都回來了。

再比如武松跟武大說的是“多是兩三個月,少是一月便回”,結果遇上雨水天氣,足足晚了大半年才回家。他回家時武大的百日祭都已完畢,金蓮都作了西門家小妾了。武松就算來不及按時回來救武大,只要早回來兩三天,金蓮的喪服也還沒滿,也是沒可能一頂轎子抬進西門大官人府上的。

世事就是這樣:貌似有許多開枝散葉的可能性,但這些可能性一樣都不會發生。每個人的命運既由自身的性格主宰,也被他人的意念決定。許多人疊在一起的命運,如同一張巨細靡遺的網,每一個節點都以為腳下的路是自己挑的。當因與果層出不窮相續無盡的時候,什么是因,什么又是果?只有頭上的天知道。

武松少說一句話,武大未必會死在金蓮身下

人人都在命運造化中隨波逐流,不知道未來怎么寫,卻往往在無意中收獲天機。武大說“恁的卻不好”,彼時的欣喜后來讓西門也覺得武大消失很好;王婆邀金蓮過門的理由是做“送終衣服”,后來果然被武松一刀送了終;西門對金蓮賭咒發誓,“我若負了心,就是武大一般”,最后真的跟武大一樣死在金蓮的騎坐下;金蓮入門后有一次算命:

“想前日道士說我短命哩,怎的哩?說的人心里影影的。隨他明日街死街埋,路死路埋,倒在洋溝里就是棺材?!保ㄋ氖兀?/p>

金蓮在三十二歲上就被武松像豬羊一般地宰掉祭兄,尸首當街暴露,無人收斂。作者在她的話之后緊接了一句:萬事不由人算計,一生都是命安排。

一切人事都是無數必然和偶然的安排。必然的有因可循,例如金蓮的情欲、武大的健忘、王婆的貪財、西門的急色、武松的兇暴;偶然一樣是有因可循的必然,只是因為不知道冥冥中的具體原因,所以才簡單粗糙地歸結于所謂偶然——誰也無法確定,吹倒金蓮手中叉竿的那一陣春風,是不是起因于幾天前在汴梁出差的武松回首前塵時,無意間嘆的一口氣。

所以那些已發生事件的另一種可能,實際上根本不存在:一切偶然都是必然,“必將如此發生”的唯一一種必然,一如武松口中諄諄告誡的簾子。世事既然從未以世人以為的方式運轉,愛恨生死又怎由人算。



滾動資訊

五八同城押金怎么赚钱 股票配资 名片 彩票平台推荐 17173百家乐的玩法 快乐赛车是什么 有五十万怎么理财 百家论坛精选 买福建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前直三多少钱 6加1规则黑龙江 极速pk10官网下载